央廣網北京9月22日消息(記者周益帆 白傑戈)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北京歷史悠久,它作為城市的歷史可以追溯到3000年前。作為都城,則要追溯公元1135年4月,金朝皇帝海陵王完顏亮正式建都於北京,史稱中都。
  這個當時世界上最繁華的商業大都市,除了丰台區的鳳凰嘴村南和馬連道一帶還保留有金中都城牆的夯土殘壁外,還有一處重要的金中都遺跡,就是位於廣安門外白紙坊橋附近的金中都“太液池”,名叫魚藻池。
  但現如今,這裡早就沒有了任何皇家池塘的模樣,貼滿小廣告的水泥矮牆圍住的,是一片雜草叢生的荒地,裡面有一些破舊的爛尾樓。這裡已經被一家深圳的房地產公司購得開發權,這處重要的歷史文物遺跡,即將變成“會所式高端商務辦公區”。
  金中都太液池的遺址周圍是圍牆和鐵門,牆上的金屬銘牌寫著,這裡原本有馬蹄形的水面,是研究中都城宮室方位的重要實物,1984年公佈為北京市文物保護單位。但這塊銘牌旁邊,就是“施工重地、謝絕入內”的標牌,落款是一家地產商——金中都置業。
  工地的保安沒有允許記者進入,也沒有回答提問。
  保安:你別問我啊,你自己還不會看。
  記者:這個地怎麼了?
  保安:不知道。
  從圍牆的上方看進去,裡邊的池水已經乾涸,雜草有一米多高,開著一些粉色的牽牛花。草叢中原本是湖心島的地方,有一些三層建築,外牆上貼著白色的瓷磚,但並沒有完工,已經成了爛尾樓。
  北京地理學會副理事長朱祖希就住在附近,他說:
  朱祖希:魚藻池一個是具有歷史的文物價值,他具有唯一性和獨特性,別的地方都沒有了,就剩這一個了。第二:獨特性在哪兒?它是證明北京城發展的一個獨特的階段,北京是由此成為全國性的一個都城的。唯一性就是只有魚藻池才能證明當年金中都的宮殿所在地,別的地方都沒有了,就剩這一個了。北京是由此成為全國性的一個都城的,獨特在這兒。它的價值遠遠大於它的商業開發價值。
  上世紀80年代,魚藻池所在地方屬於宣武區體育局。1994年,宣武區體育局用土地和一家房地產公司合作,成立了北京金中都公司,以開發房地產項目為條件制定“金王行宮”方案出台,計劃在此修建高檔住宅。該項目後改名為“金宮花園”項目,土地性質為公寓,70年土地使用年限。經過施工,1996年前後,魚藻池周圍建起11棟別墅的雛形,但隨後成為爛尾樓。到現在已經接近二十年。
  同時,大量文保專家堅決反對損毀這處珍貴的歷史文化遺跡,北京市2002年1月1號頒佈實施的《北京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中也明確規定:“魚藻池是金中都的太液池,應按原貌恢復”。西城區政府也為此進行了努力。然而,商業開發的腳步並沒有被拖慢多少。
  2010年,“金宮花園”項目股權在北京產權交易所掛牌出讓,方案也重新規劃。根據規劃書,這裡的定位是——高端商務辦公區和會所,“打造具有皇家氣質的高端商務辦公區”。同一年,魚藻池原本所在的宣武區和西城區合併。西城區文化委員會主任孫勁松介紹:
  孫勁松:掛牌出讓的時候正好是兩區合併。因為過去老宣武沒有這個能力,西城和宣武合併以後西城是有這個足夠的實力的。但是當時誰也沒有註意。
  西城區有關部門根據專家建議,希望回購魚藻池地塊,並給予開發商一定的補償,確保企業利益不受損失。但是,開發商就明確表示,有能力獨立開發建設好該項目,並且將會處理好城市改造開發和文化遺產保護的關係。北京西二環邊的這一片區域,不論是作為文物還是工地,目前都陷入僵局。孫勁松介紹:
  孫勁松:它因為土地性質等依法來講是全的,這是一個歷史遺留問題,當年是允許用自有土地合作建房、合作開發。九幾年大家全社會對於文物保護以及具體價值的認識都不到位,我們現在意識到也想去做,但是很難破。
  而北京地理學會副理事長朱祖希就認為,應該糾正之前商業開發的決定。
  朱祖希:國家有文物法,在文物保護單位裡邊蓋別的東西屬於違章建築,即使當時它有人批,它是錯誤了。現在再帶著一個錯誤再作為蓋的這個別墅的道理,這不可以吧。
  76歲的朱祖希說,希望魚藻池能夠恢復以往的風貌,供大家參觀游覽。
  朱祖希:我覺得應該是不僅把魚藻池原有的水面要保存下來,而且它周圍有一定的範圍可以供大家游覽。目前最理想的就是按上世紀50年代的原貌給它恢復起來,這個魚藻池的大小。這個可能性有多大?我就不好說了,但至少要把現有的這個要保存下來嘛,還是原來的東西嘛總還是。咱們申報世界遺產,有一個要求就是必須原真性和完整性,咱們要按這兩條來保持這個遺址才對吧?
  而金中都項目負責人對北京媒體表示,公司對於金中都項目中涉及的文物保護問題很重視,打算以文物保護為前提,打造一個位於首都核心區域的特色文化商業中心,“希望繼續得到政府各相關部門的支持”。
(原標題:北京金中都遺址內工程爛尾20年 政府回購遇阻)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頂樓漏水

ql64qlkwh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